依法治国不是去中共化,西方很失望

2014-10-30 09:17: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四中全会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全文公布后,中国社会非常振奋,而西方一些主流媒体迅速出来泼凉水。它们的主要观点是,由中共来领导社会主义法治的建设“是自相矛盾的”,党被放在了“法律之上”。这种简单的标签式评论反映出西方对中国政治制度根深蒂固的偏见,同时再次显示了西方对中国最大的期望就是这个国家能够“去中共化”。

  促使中国社会形成对中共领导国家的反对意见,这是西方对华长期舆论斗争的主线。西方这些年向中国思想领域打进来的楔子,大多数都与此有关。中国前段时间不断有人主张西式的“宪政”,原因复杂,但总体看,它就是西方对华舆论斗争的延伸。这次四中全会的决定给依法治国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推力,但西方关心的不是中国是否法治,而是中共的领导是否会被动摇。

  意识形态分歧是西方对华政治偏见的主要来源之一,但不是全部。中共领导国家直接导致了中国崛起,在西方制度解决许多国家的现实问题有些失效时,中共日趋成熟的执政能力构成了中国最突出的竞争力,这让西方倍感压力。这一点也逐渐成为西方舆论不顾中国不断进步的事实、总是愿意用老标准和成见妖魔化中国政治制度的主因。

  其实,西方的有些精英心知肚明,中国在学习西方的同时走出一条适合本国实际的路,是这个超大型社会的成功之本。他们也知道,中国如果照搬西方那一套,不仅“玩不转”,而且必栽。但他们故意不说这些,而是专挑符合西方舆论场旧有印象、也最有杀伤力的那些帽子给中国戴,让中国看上去永远是另类、奇怪的。

  中国肯定不会屈从西方的压力搞他们要我们做的那一套,中国抵御西方压力的政治和社会资源应当说越来越多。但我们也要看到,中西之间的这一斗争将贯穿中国的整个现代化进程,西方会不断翻新花样为中国制造思想舆论的陷阱,他们这样做的资源和杠杆同样很多,而且这是他们的优势领域。

  中国需要培育抵御西方思想攻击多层次、真管用的立体能力,开拓民间的智慧和热情,使得西方的“思想病毒”即使进来了,也很快在中国学界和民间舆论场上遭到“围歼”。中国主流社会需要涌现一大批愿意站出来、并有水平与西方力量开展论辩的思想和舆论领袖。

  近年来西方向中国社会植入了很多挑战中国政治制度的议题,比如“党的执政合法性问题”“爱国不等于爱党爱政府”以及热门了一阵子的“法大还是党大”等。它们以所谓“普世价值”为依托,或者对中国人的传统认知打擦边球,或者直接搞“诛心”的进攻,有时会在局部舆论场显得蛮强势,而最后出来“一锤定音”的往往是中国官方力量,来自学界的理论阐述力和舆论界的自发反击力常常不足。

  中共领导国家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这些上两代人坚定不移的认识,需要在中国的新生代民众中不断以新的有效方式展开和重温。当质疑这一基本政治现实的说法仍不时在中国互联网上流窜时,就预示了我们的阵线仍有缺口和软肋。

  这不是只要我们有决心就能每仗必赢的斗争。它将考验中国体系的诸多质量,考验中国作为一个整体的韧性和灵活,说到底,它检验的就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实际成果。和平时期又不打仗,中西竞争,舆论的力量是中西两手牌里小牌能当大炸弹用的同花顺。中国加油。▲

          

责编:赵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