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环球网>舆情>舆情报告>正文

舆情业务在媒体转型中的价值及市场空间

我有话说 字号:TT
2014-07-15 13:22:00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邵明

   随着网络舆论影响力不断走强,一个蓬勃发展的舆情监测市场逐渐浮出水面。在众多开展舆情监测业务的机构中,以人民网、新华网为代表的众多媒体表现抢眼,成为离主业最近而又能有所赢利的一项新兴业务。

   那么,舆情监测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能否成为媒体转型的一大路径?媒体从事这一业务有什么优势劣势?未来市场前景如何?围绕这些问题,《中国记者》近期走访了业内权威人士。

  是阳光产业,不是“灰色产业”

   互联网作为舆论平台产生了巨大市场需求,让从事舆情业务的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出,难免泥沙俱下。“甚至三五个人都可以声称做舆情监测,然后作出某些涉嫌违法的承诺以招揽客户,这对行业构成极大伤害。”《环球时报》舆情调查中心常务副主任戴元初表示。

   经过2013年国家“打击网络谣言”“净化网络环境”等专项治理行动之后,这类网络公关公司或销声匿迹或转入地下,舆情市场环境应该说已然好转,但舆情监测却被打上了“网络删帖”“灰色产业”“危机公关”的印记。

   实际上,舆情监测是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阳光产业。因为不熟悉互联网,一些政府、企业往往因为无法及时有效地与网民沟通而进退失据,导致自身公信力和形象受到损害。定期监测涉及政企机构的舆情,分析研判舆情发展规律,并让政企机构及时有效告知事实真相,是这个行当的基本业务。用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的话说:“舆情监测是‘补台’,而不是‘拆台’。它力图用公开回应、透明应对的手法,化解公众与政府、企业之间的矛盾,帮助修复和提升公共形 象。”

   新华网舆情监测中心主任段赛民则进一步拓宽了舆情监测的内涵。他认为,“舆情业务本质是一种智力服务,有多种内涵,既包括简单的网络舆情监测,也包括深入的民意调研,还包括从智库的角度出发,通过线上平台反映线下问题,提供分析以供决策者参考。”

   作为有技术含量的智力服务,舆情分析往往需要专业技术支持。比如,“中国青年报舆情监测室”使用的舆情监测系统具有六项国家专利,其负责人杨亮庆认为,“只有在科学完备的监测体系下,才能做出合乎舆情发展规律的应对、处置方 案。”

   除此之外,舆情分析也要求从业者具有较高的专业素养,包括对社会舆论的敏锐洞察力,数理统计能力,以及细分领域的专业分析能力。比如,“中国青年报舆情监测室”的舆情分析师均由该社一线记者构成,更能深刻把握舆情发展特点和规律,红网则聘用很多理工科出身的舆情分析师,使用数理统计手段梳理海量网络信息,而正义网的舆情分析师“有30-50%是学法律的”,不仅能读懂“网言网语”,还掌握“法言法语”。

   2013年9月,人民网与人社部合作推出“网络舆情分析师”培训;2014年4月,新华网与工信部推出“网络舆情管理师”培训。这两种职业资格培训不仅标志着舆情分析成为一项具有专业技能的新兴职业,而且也意味着舆情分析的专业化程度不断提升,正从具体经验向体系化的知识、技能转变。

   作为转型路径的舆情业务

   对传统媒体来说,舆情业务既具有社会效益,也有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开辟了一条媒体转型的路径。

   就社会效益而言,媒体的舆情业务与传统报道业务往往相互交叉,可被视为媒体“耳目喉舌”职能的延续和拓展。例如,人民网舆情刊物《网络舆情》的定位即为“帮领导干部读网”的内参读物;而新华网推出的《网络舆情参考》则定位于“以网络舆情研判为基础、供领导干部参阅的智库类分析报告”,二者都与原有的参考报道有所交叉。此外,很多舆情业务部门都在母报上开辟了专门版面或网站频道,以报道形式刊登舆情产品。

   而对于行业媒体而言,舆情业务在一定程度上延续着母报在行业内的指导作用。《检察日报》所属的正义网络传媒研究院(前身为正义网舆情工作室)便是一个典型案例。正义网常务执行副总裁、正义网络传媒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钱贤良表示,“作为法制类专业媒体的舆情监测机构,我们的舆情业务是报社职能和编辑方针的延伸,主要面向政法系统为政法机关服务。因为司法办案有它的流程和程序,而信息传播也有其规律性,我们就是把二者相结合,提供可操作的建 议。”

   开展舆情业务,也为媒体开辟了一条新的营收渠道。从调研情况看,舆情业务机构大都获得了不错的经济效益,并且保持快速增长态势。一个显著的案例是2013年成立舆情部门的红网,“今年到目前为止的营收已经超过去年的额度好几倍”,红网总编辑助理兼舆情中心主任胡江春说,“不过我们刚成立,基数比较小,在红网内的收入比重还不高,但正在快速提升。”舆情业务已经确立为红网的重点发展方向。

   另一个快速成长的案例是“智谷趋势”。 与一般的舆情监测机构不同,这个由传统媒体人创办的舆情分析公司主要运用大数据手段对政经动向新闻信息进行深入分析,为投资者提供经济决策参考。该机构创始人邓科表示,“从2013年创办以来,我们的发展速度超出预期。特别是之前没想到一些投资机构主动联系我们,并成为客户。”

   舆情产品及业务,成为传统媒体的一个可能的转型方向。邓科说,“舆情业务会越来越成为信息传播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政府企业都开始有自己一手的信息发布渠道,传统媒体的中介、桥梁属性会越来越弱,所依赖的广告模式会逐渐衰微,而越来越依赖信息产品本身的销售。信息产品要卖钱,就必须要有用。这也使得媒体的内容结构会越来越非娱乐化,提供越来越多有用、严肃的信息,舆情产品正是其中的一类。”

分享到:

点此查看新闻表情排行榜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