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副市长潜逃路径:同案房产商交代其藏身地

2014-10-16 14:30:00 华商报 分享
参与

郭宜品 资料照片

  10月6日,河南洛阳失联副市长郭宜品在长沙被警方抓获。近日,华商报记者在洛阳追踪采访发现,当地关于郭宜品潜逃的各种版本的“小道故事”仍甚嚣尘上。

  1.逃跑原因之谜:

  老干部称“他清楚经不起调查”

  有洛阳市官员告诉华商报记者,他看到过的一份内部通报材料上写道,郭宜品向市长请假的准确时间是在2014年7月25日上午(星期五),他说要带母亲去北京看病,除利用周末时间外,希望此后的星期一二休假。

  在洛阳官场,郭宜品是出了名的孝子。所以当他提出要带母亲去北京检查时,市长根本没有不予批假的理由。据说,当天市长还问郭宜品,两天够不够?郭回答说足够了。

  7月30日(星期三),本该上班的郭宜品没有按时出现在洛阳市政府办公楼里。政府办几个干部以询问其母亲病情为由给郭打手机,但“手机无法接通”。放下电话,几个人还嘀咕着猜测说“估计(郭宜品)电话没电了”。

  由于8月份有好几场重要的政务活动需要郭宜品出席,到了8月4日,一直无法和郭取得联系的市政府办领导意识到问题严重,把情况汇报给洛阳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领导们连夜开会。次日,由洛阳市委政法委协调、洛阳市公安局主导的“8·5专案指挥部”成立,开始摸排布点寻人。按照参与寻人警察的说法,他们最早接到的指令是“尽量不要声张”。

  据媒体报道,当时和郭宜品一起失联的,还有当地的房地产商俞国强和他的司机。俞国强是洛阳一房地产商,祖籍河南伊川。郭宜品曾主政伊川多年。

  关于堂堂一副市长为何要选择逃跑,洛阳当地官场的普遍分析是,郭宜品应该是收到某种对他仕途不利的信息。“在如今的反腐形势下,他这样的人最容易成惊弓之鸟,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惶惶不安。”洛阳一位老干部称,听说郭宜品得到要调查他的信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经不起调查,所以只好抱着侥幸心理一走了之。

  那么是谁将“危机”信号传递给了郭宜品,截至目前仍是一个谜。

  2.逃跑路径之谜:

  俞国强留下5万元将郭留长沙

  洛阳市政法系统人士给华商报记者提供的《“8·5”专案排查提纲》显示,专案指挥部八月、九月对洛阳市周边进行了“拉网式排查”,重点包括伊川县鸦岭乡、郭宜品的老家洛宁县,但搜寻未果。

  知情人士告诉华商报记者,寻找郭宜品取得突破,是俞国强带着司机8月15日向警方投案后。俞国强交代,三人7月底离开洛阳后并没有去北京,先去了郑州,继而南下去武汉,觉得武汉距离河南太近,又到了长沙。原计划稍作休整直奔海南(有报道称郭想去海南搞房地产开发),由于变故未能成行。俞交代说,8月14日,从媒体上看到全国都在关注“失联”副市长,经过再三考虑,给郭留下5万元,然后自己选择回河南投案。而郭则只身留在了长沙。警方分两路人马直奔长沙和海南。

  前述老干部对华商报记者说,如今许多官员都喜欢和商人打交道,他们自以为利用权力给商人许多机遇,商人就和自己成了朋友,会对自己言听计从。但郭宜品案充分说明,商人和官员之间多数都是利益关系,根本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

  在海南房地产业日渐低迷的今天,郭宜品真的计划去海南进军地产生意?又是什么原因让他最终滞留长沙?这些都成了待解谜团。

  3.抓捕过程之谜:

  警察拿照片找“河南口音老头”

  洛阳当地接近专案组的人士透露说,最终警方把重心放在长沙。洛阳警方在长沙警方的配合下对郭宜品在长沙可能藏身的地方悄悄摸排。几乎整个9月份,两地警察都在长沙走街串巷地寻找“一个50多岁的河南口音老头”,照片是他们唯一的线索。

  按照长沙当地媒体的描述,郭宜品是10月6日在长沙马王堆附近一老式单元房内被警方带走的。他租房时使用了假的身份证,一直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自己做饭,和邻居几乎没有往来。被找到后的郭宜品形象邋遢、无精打采,身上已经没有昔日洛阳副市长的丝毫痕迹。

  10月10日,华商报记者在洛阳某小区见到了几位正在谈论郭宜品案的老干部。一位老干部认为,郭宜品事件给高级干部管理制度敲响了警钟。另一位老干部则认为郭宜品被抓证明“天网恢恢”,此事可以彻底打消和郭宜品有同样想法的“问题官员”逃跑的念头。

  洛阳警察是如何在千里之外的长沙,大海捞针般找到郭宜品的?相信这个谜团一定曲折而精彩。

  4.行贿千万之谜:

  他逃跑四天后“受贿高官”被查

  公开报道说,郭宜品涉嫌受贿500万,郭在任职伊川县委书记时,关照过伊川县开发商张某的伊川县政府办公楼和住宅小区两个项目。

  还有报道称,2010年3月31日,伊川县一煤矿爆炸,造成44人遇难。针对这起矿难的调查,不仅牵出黑心煤老板,也让伊川法院从院长到刑庭庭长等集体陷落,先后因涉嫌犯罪被批捕。

  按照上述老干部的说法,这起矿难和“窝案”发生后,郭宜品被传乌纱帽难保。但传说郭宜品及时向一位高官的儿子输送了千万利益,最终只是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巧合的是,这位高官在郭宜品请假称“赴京”4天后,就被宣布接受审查。

  郭宜品是否向高官输送千万利益?相信,郭宜品站在被告席上的那天,也就是谜团被公布的时刻。

  华商报记者 李勇钢 来自华商报

  (原标题:洛阳“失联”副市长“经不起调查”疑听到被调查风声潜逃)

          

责编:赵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