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曝多家景区套票坑人 农民拦路索要“过路费”

2014-10-31 08:36:00 人民日报 分享
参与

  高价物非所值,陷阱防不胜防,景区没有秩序

  旅游门票价,不该这么涨(视窗·“游不起”的景点(上))

  屈 畅

  国家旅游局日前发布的《2014年国庆节假日旅游统计报告》显示,纳入全国假日旅游统计预报体系的124个旅游景区(点),国庆节期间门票收入16.04亿元,与去年相比下降了2.43%。与此同时,根据有关部门发布的统计数据,目前全国175个5A景区的票价总和为1.8万余元,均价已超百元,5A级景区旺季价格普遍超过200元。国庆黄金周期间,许多景区又宣布门票涨价。

  景点门票价格涨了,门票收入却下降了,这“一升一降”反映了什么变化?对一涨再涨的景点门票、防不胜防的旅游“陷阱”,游客有哪些切身感受?门票该涨还是该跌?旅游景点该如何管理?近日,部分游客结合自身出游经历,表达了他们的看法。

  古建筑破损严重,工作人员躺在椅子上睡觉。清东陵的门票至少是故宫的2倍——

  门票花得太不值

  “不但门票高得吓人,服务态度也不好,还被当地的饭馆狠狠地宰了一刀。”说起前不久带着父母去河北唐山清东陵的经历,黄伟就有一肚子的气。

  黄伟觉得父母一辈子辛辛苦苦,却没有时间和机会出去旅游,如今父母已退休,自己也工作挣钱了,应该带父母出去玩一圈。一家人第一站选在了河北唐山的清东陵,到了之后才发现,清东陵的门票高达122元。原以为70岁以上的父母可以免票,但售票人员告诉他,70岁以上的人员也要购票,没有任何免票优惠。

  没办法,黄伟买了3张票,花了366元,带着父母进了清东陵。进去之后,黄伟感到非常不解:这里古建筑破损严重,有些小孩随意攀爬文物,工作人员也不制止。更有甚者,在慈禧墓,黄伟看到一位景区工作人员竟然脱了鞋和袜子躺在椅子上睡觉。

  毫无疑问,清东陵可参观的景点和文物远远少于故宫。黄伟心里奇怪:“故宫旺季门票价格是60元,淡季是40元,老年人和学生还有半价优惠。算起来清东陵的门票至少是故宫的2倍,但无论是景区质量还是服务水平都比故宫差远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清东陵为游客提供往返各个景点的电瓶车,快到中午的时候,黄伟想带父母吃饭。电瓶车司机便向他们推荐了一家餐厅。谁想到结账时, 4道家常菜竟然要价370元!

  从清东陵出来,黄伟本计划带父母去秦皇岛住,第二天到海边参观。但平时省吃俭用的母亲说什么也不肯再去了。一天光玩和吃就花了700多元,这让母亲无论如何接受不了。无奈之下,一家人只好打道回府。

  黄伟说:“以前都说景点门票高、旅游乱收费,这次清东陵之行,有了实实在在的感受。如今咱百姓出游频繁了,但旅游消费也越来越理性。出门旅游,已不是单纯买门票看景点,而更愿意深入到旅游目的地,感受文化等深度游项目。如果旅游门票居高不下,必然影响游客在食宿等方面的花费。”

  “有过这回的经历,我再也不想去清东陵了,他们挣了钱,但失了良心。”黄伟说。

  荷花都没了,可想看湿地就必须要去看荷园。一些景区通过捆绑销售,达到了涨价“目的”——

  景区套票真“坑人”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刘家堡今年56岁,年轻时就是电影《铁道游击队》的“粉丝”,这首《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是她当年最喜欢的歌,她也对电影中山东微山湖地区的美丽风景充满向往。

  今年“十一”期间,刘家堡一家自驾车来到了微山岛景区,一家人本打算开车上岛,却被告知必须把车子停在码头的停车场,乘船上岛。而且在游客码头刘家堡发现,要想登岛,必须购买景区的“一票通”。

  微山岛的“一票通”分为“品韵绿岛风情游”和“湖岛风光精品游”两种,前者115元,后者150元。“品韵绿岛风情游”包含了往返的游艇、岛内电瓶车、铁道游击队纪念园、微子文化苑、微子林等景点,而“湖岛风光精品游”则比“品韵绿岛风情游”增加了生态湿地和微山湖荷园两个景点。

  刘家堡感到奇怪,微子文化苑、微子林之类的景点自己完全没有兴趣,却被要求捆绑在一起。至于微山湖荷园,因为已经到了10月,荷花都没了,可想看湿地就必须要去看荷园。刘家堡找售票员理论,却被告知捆绑销售是景区的新政策。“他们说如果不想去参观,可以不去,但门票必须按照‘一票通’来交,不然就不能登岛。”

  在很多景区,捆绑销售司空见惯,花样繁多。这些景区虽然门票没有涨价,但通过捆绑销售,实际上达到了涨价的“目的”。

  今年暑假期间,在四川大学念书的王灿灿就遇到了另一种“捆绑销售”,她和同学一起前往因湖南卫视《爸爸去哪儿》而为人熟知的云南普者黑景区。和微山岛一样,普者黑按照套票来收费,最贵的“普者黑全景游”售价380元,最便宜的“普者黑西荒湿地景点票”售价100元,无论选择什么线路,都要乘坐景区提供的游船。

  王灿灿和同学们一起乘坐景区的观光车到了游船码头。下车时,司机师傅建议他们到码头后面的景点“观音洞”参观。因为就在码头边上,王灿灿他们便走进了观音洞。所谓观音洞,是一处溶洞,可景区介绍中称:观音洞内有2000多座观音雕像,以及多个体现观音文化的石刻绘画。景点介绍还说,观音洞系统体现了佛教经典和民间传说中的佛教文化,融天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为一体。但在王灿灿看来,观音洞实在不好看:“里面的观音塑像一看都是现代做的,毫无美感,相反由于洞里很暗,红色蓝色的背光灯让这些雕像显得很恐怖。”

  在观音洞里,王灿灿遇到了看似热情洋溢的景区导游,导游告诉他们。这里的观音非常灵验,如果布施200元,就能够获得福报。

  “我说我们没兴趣布施,导游就再也不管我们了,转过去和几个大爷大妈聊上了。”王灿灿认为,把这样一个“景点”放在去码头的必经之路上,其实也是一种捆绑消费,只不过更隐蔽,来往游客很容易上当。

  到达景点途中被拦住,要想开车过去,必须每人交几十元“过路费”。如此乱收费,也增加了出行成本——

  “拦路”要钱谁来管

  北京的余沛然是一名资深长城爱好者,多年来足迹遍布各处长城遗址。今年10月,他和5个朋友一起前往北京怀柔郊区的箭扣长城参观。快到时,他和朋友被当地农民拦住,要求每人交20元的“过路费”。

  余沛然说,箭扣长城是北京著名的一段野长城,因为这段长城走势十分雄险,且保留了长城的原汁原味,为长城爱好者所津津乐道。但是也因为没有得到有效管理,一些当地农民便开始以“生态园”的名义设卡收费。

  “多年以前我去箭扣长城,没有合适的道路,很多时候真是要‘披荆斩棘’才能走到长城脚下。这些年农民们开辟了好几条通往箭扣长城的路,同时也为来探险的旅客提供饮水、方便面等补给品。但经过这些路,就要付不等的买路钱。”余沛然认为,这种所谓的“收费”看似合理,实际上进一步加剧了景区乱象。

  最终,经验丰富的余沛然和当地农民几经讨价,6个人花了100元,又买了几瓶水,才得以进入箭扣长城。

  余沛然告诉笔者,景区居民在景点设卡乱收费的情况“比比皆是”。年初,他驾车在山西寻访长城,就多次遭遇乱收费。这种“乱收费”“黑收费”同样导致景区门票价格虚高,增加出行负担。

  当时,余沛然驾车开在一条乡道上,眼见着就要到长城了,前面忽然遇到了当地农民设的卡。当地农民告诉他,要想开车过去,必须每人交30元。

  余沛然觉得,这条路是乡道,不是“私人财产”,怎么能如此随意收费?余沛然和村民据理力争了很久,最后,村民只同意将价格降到每人20元。但小余还是不甘心,他拿起电话准备报警。见此景状,村民只好打开了卡子,让余沛然开车过去。

  余沛然说,他这几年走访长城的过程中,这种随意占路收费的现象十分普遍。不少村民说:“当地景区搞建设,占了我们的地。但门票收入我们分不到,我们‘拦路收费’,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余沛然说:“每次登上长城 ,我就特别有感慨,看着在那些高山险崖上修筑的蜿蜒长城,就让我不得不佩服先人。长城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一定注重保护、合理开发,形成健康有序的旅游秩序,让更多的游客开心游长城。”

          

责编:赵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