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非法社会组织”定义引发争议

2014-11-06 09:03:00 法制日报 分享
参与

  法制网讯 记者余瀛波 近日,《广州市取缔非法社会组织工作细则(征求意见稿)》引发广泛讨论。11月5日,广州广场舞爱好者小门(化名)、小鄢(化名)等四位因不知自己和父母参加的广场舞团体为非法社会组织,遂向广州市民政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请其公开三个事项:一、广州市内的广场舞团体是否属于非法社会组织? 二、若广州市内的广场舞团体不属于非法社会组织,为什么?三、被判定为非法社会组织后的救济途径。

  据了解,征求意见稿中,对于非法社会组织的规定是:擅自开展社会组织筹备活动的;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进行活动的;被撤销登记后继续以社会组织名义进行活动的。

  对此,申请人小门质疑,广场舞作为未经登记而召集大家活动的组织,显然包含在内的,“广场舞放松心情、锻炼身体,给大家提供交流的机会,所以我常和父母一起参加,不能想象广场舞会被定性为非法社会组织。”

  “非法社会组织定义模糊,有可能导致执法扩大化现象。”另一申请人小鄢(化名)说,“除广场舞外,据广东省团委统计,广东高校社团有2400多个,其中500人至1000人的社团占20%。而广州市团委调查发现,98%的广州高校青年社团没办理登记备案。若按照该征集意见稿中对非法组织的定义执行,那98%高校的社团也属于非法社会组织?”

  此外,该征求意见稿中因“非法社会组织”定义模糊,除波及广场舞、高校社团、老乡会、志愿服务队外,另一些NGO人士更担心该细则的出台,是否意味着他们将被取缔。

  10月23日, 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将有关就该细则完善的《意见书》亲手提交到市民政局,曾飞洋提出:“地方政府应当组织社会各界代表,对辖区内的社会组织做一次全面、彻底、客观的调查和评估;对那些获得社会民众正面评价的社会组织进行“合法身份”的审查,按照民政部2013年的承诺,对这些组织予以“直接登记”,让她们获得合法身份等建议。”

  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子殷在建议信中写道:“社会组织基本是以人合为前提成立的,以社会活动为主要内容,区别于政府、企业的组织。如果没有筹备工作,难以成立。即便是社团管理条例的规定也有点不合时宜,而广州的征求意见稿中连未经批准的前提都去掉的话(即经批准可以进行筹备活动),很难不被外界误解为一刀切的做法。”

  复恩法律的陆璇在其建议信中表示:我们学术界出现了如下的修改意见,即参考世界各国的非营利组织立法,要将社会组织的合法性与登记切割……并且在《非营利组织法(专家建议稿)》中出现了“非法人社团”的概念(即在社会团 体、民办非企业单位以及基金会之外的一种非法人组织)。一些学者认为,要承认非法人社团的合法性,让设立社会组织的个体享有选择结社的组织形式的自由,将判断社会组织合法性的标准从登记与否转为社会组织的行为合法与否,将社会组织的管理体制从“预防制”改为“追惩制”。而工作细则的依据——现行社会组织三大条例以及《取缔非法民间组织暂行办法》的加强执行,与这些个学术建议相背。

  (原标题:广州“非法社会组织”定义引发争议)

          

责编: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