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一航班起飞后遭鸟击 空姐默默流泪声音颤抖

2014-11-12 08:58:00 中青在线 分享
参与

  双十一前夜,南航CZ3739航班从珠海直飞北京。飞机上的200余中有不少是老人和小孩,他们大多住在北京,因APEC调休南下度假。

  起飞后约半小时,飞机左侧引擎下方发动机发生故障——发动机起火冒烟,机舱内随即出现烟雾和刺鼻金属烧焦气味,随后飞机剧烈颠抖,直至半小时后飞机备降广州白云机场。

  南航方面称,初步调查显示,飞机起飞后不久遭受鸟击,致使飞行途中发生故障。

  所幸,200余人无人伤亡。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与广东省交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飞机冒烟

  20时25分,A330飞机并未照常起飞。33岁的印先生一家三口坐在57DEF位,还对这几天的珠海港澳游意犹未尽。因APEC调休,印先生带着5岁的儿子出来玩一趟。

  另一位27岁的母亲带着2岁的女儿结束旅途,女儿刚上飞机不到20分钟就突然开始哭闹,“她喊着妈妈妈妈,像是说要下飞机。”

  30来岁的张先生和同事结束了公务,乘坐航班赶回北京,他坐在飞机左侧机翼后方,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见发动机后的“小尖尾巴”。张先生记得前面是两位男士,右侧是一家三口,斜后方也是一家人。

  起飞后约30分钟,正准备放下座位靠背睡觉的张先生听到窗外“砰”的一响,“是沉闷的一响,像汽车爆胎一样。”凑近窗户的张先生旋即望见窗外的火光,机翼下方的发动机在起火冒烟。

  随后机舱内出现烟雾,张先生印象中,烟雾5到8秒就没了,但像金属混合燃油加热的刺鼻味道仍未消散。担心气味对孩子有害,刘女士只得小心地用乘务员发给她们的湿毛巾给女儿捂上嘴巴。

  眼看着窗外发动机尾部拖着火星,像是金刚钻划过钢板,平日惯于坐飞机的张先生只能安慰一旁的同事,“应该是发动机坏了,飞机还不会爆炸。”当时他想拍照,却不敢打开手机机。

  在张先生印象中,发动机着火伴随着飞机剧烈的晃动,似乎比起飞时经过气流的冲撞更为剧烈。印先生5岁的儿子也在惊叫着,刘女士2岁的女儿也在她怀里躁动。

  空姐抹泪

  约10分钟后广播响了,印先生记得广播中并未说明原因,只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做好相关安全措施,相关乘务人员正在处理。张先生也记得,当时广播中的女乘务员声音颤抖,而经过的空姐也神情紧张,像是被吓哭过。

  一个白衣空少和一个黑衣男安全员从前舱走到后舱,轻声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带。为人父母者此时只能抱紧家人孩子,来不及顾盼两侧,正常的晚餐送餐服务宣布暂停,乘务员坐在自己位置上。印先生让儿子睡下,自己却合不上眼。

  张先生记得,飞机开始抖动是在21点10分,而从窗外砰响到发动机闪火光至此,已近一刻钟。

  “一个年轻的空姐默默流泪,我坐在紧急通道上,脑子一下子空了。”坐在48F中间紧急通道的房女士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

  印先生5岁的儿子在哭着“要姥姥”,他只能抱紧儿子抓紧妻子的手。无人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无人尖叫。

  “大家吓傻了,旁边都没说话,互相盯着对方。”身体在发抖的印先生感觉到,左侧引擎已经停了,右侧引擎发动机转得越来越慢,在努力维持着飞机平衡。

  为人父母者试图在孩子面前保持镇定,但印先生还是着急了,慌张之间搜出飞机上的救生衣试图给儿子穿上。“万一下面是海,穿着救生衣兴许还能活命。”

  情急之下,坐过多次飞机的他也不知如何把救生衣套上儿子的头。这时依然是淡定的男空少走过来,说了句,“咱不在海上。”

  “当时已经绝望了。”印先生说,他也看到前面两位年轻的空姐也在抹眼泪。

  机长“淡定”

  房女士拉住一位乘务人员询问,对方的回答让她惊恐万分——飞机发动机坏了。这位空姐见状补充,“一个发动机也能让飞机降落。”

  随后不久,机长在广播里发声——10分钟后将降落于广州的白云机场。多位乘客听见担任执飞任务的机长语气沉稳淡然,“本人经过严格的训练,有能力控制好状况,有能力将大家安全送到陆地上。”

  印先生记得,机长是江苏口音,听来大概30来岁,“相对比较镇定。”

  10分钟后,CZ3739开始返航,备降广州白云机场。按照张先生当时的推测,时速850公里的飞机已飞行近四五十分钟,早已越过广州上空,估计位于广东与湖南交界。

  而在乘客发布的航班信息软件显示的航迹实况信息图中,CZ3739航班返航前,已经到达广东韶关上空。图片显示,返航航班在高空留下U字型的航迹。

  5分钟后,印先生终于在城市上空看到亮光,“有希望了。”印先生说,降落时飞机抖动仍然非常大,感觉像是左侧引擎坏了,右侧引擎没全开,直到降落几分钟才开满功率,“毕竟前后声音不太一样。”

  而此时坐在飞机最后一排的印先生,仍然担心机身触地瞬间的安危,他担心尾部起火,逃都来不及。

  张先生也有所惊慌,飞机降落时左侧机翼响声愈发强烈。21时40分飞机触地瞬间,机舱内爆发出一片掌声,“算是鼓励自己也鼓舞机长吧,至少我们落地了。”

  乘客“活过来了”

  这时印先生把妻子的手捏出了一把汗,直到飞机最后停稳,所有乘客再度爆出掌声欢呼声——活过来了!

  掌声还未停止,这时广播中的乘务人员声音才恢复平静,带着激动言说感谢——感谢您的一路陪伴,希望您旅途愉快。

  200多名乘客无人员伤亡。停机坪上停满了抢修车和机场地勤人员,现场不少乘客围着发生故障的发动机拍照。

  “上苍把我们带回人间!伴随着鼓掌和痛哭声飞机平安迫降了。”回忆起这件事房女士心情仍未平复。

  11日凌晨1点20分,部分乘客乘坐南航安排的新飞机,从广州白云机场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另一部分乘客则选择其他交通工具继续未完的旅程。3点55分,飞抵北京乘客凭登机牌领取了200元的 “误机”补偿。

  南航方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初步调查显示,飞机起飞后不久遭受鸟击,致飞行途中发生故障。飞机在广州迫降后,更换飞机完成航班。

  中国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称,已联合广东交管部门介入调查。

  (图片均由机上乘客提供)

          

责编: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