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的“低能形象”是媒体妖魔化的结果吗

2014-11-10 08:14: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日前,一则“县委书记在贵宾厅关闭后不会办登机”的消息广为流传,媒体本意是批评特权取消后,这名河北的县委书记一时难以适应,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就像很多批评不良现象的报道一样,县委书记并未具名,不知是谁,并且,媒体描述说这位县委书记感叹“取消贵宾厅”之后,他“订票、取票、换登机牌等”变得“不问就不知道”了,“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此,有人讽刺说:“就这样的智商还能管理地方”、“他是怎么当上官的”,还有网友直接批评和呼吁:“脑残”、“赶紧回家”。

  官员享有特权似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即使是县委书记,也经常“摆很大的谱”。出门,有人拎包;下车,有人开门;讲话,有人写稿。由于身边随时有人相帮,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凡事不“亲力亲为”,形成了养尊处优的官僚作风,这样的现象值得批评。一些媒体在批评这些“特权病”时,有意渲染官员“不能自理”和“低能”。在一些批评者眼里,这些官员不会自己讲话,不会自己写稿,不会自己拎包,甚至不会自己拿茶杯,如今,“河北一县委书记”就到了自己不会换机票、不会坐飞机的程度。

  其实,就目前干部遴选机制来看,很多地方官员出身寒门,经历过少年求学时的贫寒岁月,也经历过扎根基层时的艰难起步。县乡的干部,大多常年在农村奔波,工作对象就是农民,身上散发着泥土的味道,有“骄娇”之气的人很难坚持下来。尤其是县委书记、市委书记这样的重要岗位,大多经过多个地方、多个岗位的历练。这样的人,如果“低能”到离开秘书写稿就不会讲话、离开贵宾厅就不会乘机、离开别人开车门就不会下车的地步,相信也不会主政一方,就像是戏剧里的木偶和傀儡,是网友说的“弱智”和“脑残”。此前,有基层官员剖析说,由于生活条件优越,出门、开会、看病,到处都有人提前安排,以至于自己去了医院都“不知道怎样挂号”。这句话说到了特权的“痛处”,这些官员不是“不会”,而是有人替他们操心代劳。有些事情,本可以不必代劳。但现实的问题是,一个县委书记到自己所在县的医院看病,即使他不找人,也没人给他事前安排,他一个人排队挂号,医院获知情况后,还会让他继续排队等候吗?况且,县委书记大多都是当地电视台本地新闻的出镜“明星”,很难不被认出来。这样的“看病”经历,只怕成为又一段“体验就医难”的佳话了。

  所以,习惯了周围人的前呼后拥和精心照顾,一旦离开了这种“关照”,有人会体会到近年来的少有感觉,第一次自己换机票,不适应,以后就适应了。没人提前给医院打招呼,自己第一次去要问挂号处在哪儿,第二次就不用问了。媒体不必渲染他们的“退化”和“低能”,而要倡导主政一方的官员主动适应非特权生活,有一颗平常心。特权的可怕之处在于,习惯并沉浸其中,容易让人飘飘然,脱离实际。只要有了平常心,告别特权之下的种种非正常的“便利”,回归到普通公民的日常生活,知道了百姓疾苦和民生艰难,就不会再被讥笑为“不能自理”和“低能”了。

责编:周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