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沙岭:举债70万“装门面”是“必须的”

2014-11-12 08:13:00 检察日报 分享
参与

  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田家庄镇河北村部分村民反映,在本村没有任何村办企业,也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情况下,村委会举债70余万元,修建一座进村仿古牌楼和铜牛雕塑。该村党支部书记接受采访时称,河北村要打造新农村建设样板工程,而这些面子工程是必不可缺的,否则很难要到上级部门的拨款和援助单位的支持(11月9日《华商报》)。

  贫困如洗却要举债花钱搞“花架子”,从农村建设“应然”逻辑来说,显然是荒唐可笑。但从当下农村建设“实然”逻辑来说,却闪烁着狡黠的小智慧—按照村干部的逻辑,搞搞面子工程是获得拨款和援助的“前提条件”,先有举债花钱,后才能有拨款与援助。

  应然逻辑与实然逻辑混乱地拧巴在一起,暴露的是某些农村建设中同样扭曲的面子与里子文化。有不少乡村,靠实打实发展经济带领老百姓致富,没有想法,没有办法,只好“另辟蹊径”,要么装扮成穷得一塌糊涂的“贫困代表”,要么装扮成别具特色的“样板示范”。总之,里子的事儿不好做也做不好,只要面子的工程做到位了,你贫穷得“与众不同”了,你打造得“别具一格”了,从上级部门要来钱和项目,也算是大大的功劳一件。

  不做里子做面子,堪称农村建设中的一种特殊“玩法”。关键是,这么玩的人非但没有丝毫羞耻感,而且被视之为“发展的法宝”“致富的窍门”,做起来理直气壮。一个小穷村子,为什么需要在通村公路中间搞上鎏金大字的牌楼?为什么需要在小广场上新修一座大型铜牛雕塑?不是老百姓柴米油盐里需要如此,而是在上级那里装点门面需要如此。甚至在村干部看来,是“必须”如此,这是游戏潜规则的必要戏码。

  不要一边倒地谴责村干部,他们固然有错,但中国基层干部的“生存智慧”,大多是在现实的土壤里总结出来的“经验”。更该反思的,是这片应然与实然高度拧巴的环境土壤。那些“上级部门”与“援助单位”,在拨款与援助的时候,是不是能深刻洞悉老百姓的真实需求,是不是“会哭的孩子才给奶吃”?如此做派的另一面命题,是那些真正活在极端贫困环境中的村民,如果他们不会演戏,不会作秀,不会举债借款装点门面,就必然要在静谧中被自然而然地忽略、遗忘掉?

  当前,全社会都很关心农村的建设与发展,好政策、好项目很多,确实会起到很大的帮扶牵引作用。但不是只要有人重视、有人给钱,农村的事情就会自然理顺、马上做好的。改变那些“拧巴”的习惯,让应然逻辑充分纠正实然逻辑,才能“好钢用在刀刃上”,最大程度花好每一分钱。对于一个贫困的村落来说,70万元不是一个小数字,但由于错误的逻辑主导,这70万也只能意味着一个仿古牌楼和一尊铜牛雕塑,对老百姓来说,连打水漂的声音都听不到。

          

责编: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