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的问题岂止“不投资”

2014-11-12 09:19:00 中国网 张燕 分享
参与

  据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测算,基本养老保险在过去20年来的损失量化后分别为:以通胀率(CPI)作为基准,贬值将近千亿元;以企业年金基金投资收益率为参考基准,损失将高达3277亿元;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投资收益为参考基准,潜在损失将近5500亿元;以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作为参照,福利损失将高达1.3万亿元。(11月11日《京华时报》)

  看完这一组数字,很容易让人情绪激动。该报道主要是引述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中心主任郑秉文的观点,列举这一组数字是为了催促养老金投资体制改革。确实,三年前,国内曾掀起一场关于养老金投资体制改革的“全民讨论”;三年后,投资方案仍未出台。时间继续拖延,按照郑秉文先生的计算即意味着,养老金等于继续在损失。

  养老金应该投资,完全没错,根本不需要讨论,各国都是如此。应该纠正一下,中国的养老金也是进行了投资的,只是投资金额有限,收益较低、方式较为简单。养老金是公众的养老钱,除了保值增值之外,确保养老基金投资的安全是第一位的。也正是因为这个考虑,养老金投资体制改革才迟迟难以启动。

  相关部门确实应该加速养老金投资体制改革,但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譬如,各地养老金的管理壁垒没有打破,掌握养老金的都是地方社保部门。这些部门首先已经形成了既得利益,同时他们本身也不是专业的投资机构。谁都怕担风险,所以宁可不投资、少投资。那么,要加速养老金投资,就必须解决养老金管理权属、投资权属问题。同时,还必须解决如何应对和解决风险等问题。

  按照市场经济体制,似乎应该交给专业的机构去投资。但问题又转回来,养老金不同于其他资金,如何确保养老金安全毕竟是最起码的问题。因此,哪怕是在发达国家,养老金也不敢轻易交个市场去投资。凡事都有一个过程,急也急不来,短期而言,由于市场化和专业化的投资运营难以建立起来,基金保值增值能力必然维持较差的现状。不过,从技术层面而言,要解决以上问题至少有很多国外的经验可借鉴。

  但与此同时,养老金的投资问题不过是养老体制的一部分。除了养老金本身的投资之外,还涉及到破除养老金双轨制、做实空账、提高养老金统筹层级等多方面。换句话说,养老金投资体制改革必然和养老体制改革同步。而到目前为止,养老体制改革进展缓慢,哪一项改革优先,孰先孰后争论不休。社会普遍认为,公平问题才是养老体制改革首先要解决的。

  很多部门和人士也都担心,如果公平问题没解决好,养老金投资万一还出现投资亏空,那意味着整个社会的养老问题将更多。从这个角度看,更不难理解为啥至今为止,养老金投资步伐较慢。中国现行养老体系各类人群待遇差距显著、养老基金缺口大等问题,引发了很多社会矛盾,为社会稳定和发展带来很多隐患。改革养老保险双(三)轨制不能一再回避和拖延,否则养老改革就是虚言。

  当下,确实应该早日解决养老公平问题,同时也应该谨慎启动养老金投资体制改革。一手解决公平问题,一手解决养老金投资问题,两手抓两手同步,才能形成协同效应。

          

责编: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