泼粪无法厘清“性自由”

2014-11-12 10:23:00 南方报业网 分享
参与

  兽兽 时评作者

  前几日的广州第十二届性文化节,参展商邀请的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彭晓辉,演讲时忽然遭一名抗议者上台当头泼粪。彭晓辉猝不及防,头部、脸上、脖子、身上一片污秽,现场臭气熏天,场面混乱。泼粪者随即被现场安保人员控制带走。

  彭晓辉是目前中国活跃的几位性学家之一,其言论举动常出现于大众媒体,一些观点被形容为“大胆出位”:如乱伦无害、聚众淫乱不是罪、青少年手淫无害、允许同性恋结婚幸福四亿人等,屡屡引发争议,特别是2012年他邀请日本A V女优进华中师大课堂,曾“轰动一时”。而反对者“踢场”,这并非第一次,看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今年5月在西安举办的性博览会,也发生抗议者抢夺话筒事件,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一段视频中,一位中年女性呼吁民众抵制性文化节、博览会这种“伤风败俗”活动。

  从抢夺话筒到泼粪,彭晓辉们的反对者,行动日益激化。在一个成熟的公共空间,不同观点的表达不应妨害他人自由,此为先决条件。而泼粪已有人身伤害之虞,理应谴责。何况,对于那些反对彭晓辉观点的力量而言,这种略嫌狗血的表演并不利于亮明观点、充分争鸣,反而引起媒体大众反感,给人印象就是“蛮不讲理”。而最难令我接受的是,这些抗议者从不亮明身份:姓甚名谁、属于什么团体、谁在支持资助其活动?假如你们能像彭教授一样,并不避讳此次“站台”有商业背景,不如也亮明自己为谁站台。弄清“为谁代言”这个真问题,才不至让本该有意义的对话变成一场笑话。

  “为谁代言”如此重要,在我看来,甚至是讨论“性自由”的第一要义。也正是在“为谁代言”的放大镜之下,泼粪事件展示了性文化节最荒谬的一面———学者与商人为伍,而反对不靠说理,只靠泼粪,一切全乱了套。具体来说,我反感的是彭教授在一帮最不缺性自由(男性商人)的簇拥下发表演讲呼吁性自由,是搞错对象,彭老师这笔出场费你不该拿。另一方面,一群不知性自由甚至自由为何物的人在泼粪、举牌,反对性自由,也有点不明所以。“性自由”何其无辜,得不到好好讨论,反而成了被简化、被利用、被污名的对象。

  彭教授的观点我有同意也有不同意,他被泼粪我很同情,但我觉得,他既然做性学研究,知道话题的议题性,就要做好今后在类似场合遭遇类似抗议的准备,同时避免商家利用事件和民众中的对立情绪而把学者打造为“性学英雄”,更应避免由此带来的名利可能。性学专家与反性大妈,两军对垒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是非分明。我期待那些有能力提出高质量问题的反对者出现在彭教授商业演讲的场合,他们的问题包括:商业能带来性自由吗?当代中国哪些人没有性的自由,原因是什么?学者敢跟打压性自由的权力说不吗?

          

责编: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