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桃源铝厂污染事件舆情分析

2014-12-19 08:30:00 环球网 袁星 分享
参与

  近日,湖南桃源县晟通集团常德产业园(以下简称创元铝业)产生的废水、废气、废渣给工厂周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的消息不胫而走,并引起国内外媒体广泛关注。随着湖南桃源铝厂污染事态的不断发展,创元铝业的环境污染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

  一、事件概述

  12月6日,《新京报》(A12整版)率先以图配文形式披露了创元铝业环境污染所带来的各种问题,“枳壳表皮都长了小瘤子”、“10余村民患癌死亡”等话题瞬间引起中国青年网、网易、新浪网、华龙网、凤凰网、节能环保网等媒体转载。

  7日,桃源县相关部门负责人召开紧急会议,就创元铝业废渣处理存在问题,并成立由环保、卫生、职防、农业、水利等部门组成的专门工作班子将督促其做好整改。

  8日,湖南省环保厅等各级环保部门介入开展深入调查,桃源县相关政府部门的领导迅速召开会议,就环境污染问题进行专题研究。

  12日,《新京报》刊登《湖南铝企山顶偷埋近千吨含氟废料》的文章引起舆论关注,使污染谜团进一步清晰明朗。另外,新浪视频上关于企业污染状况的报道也引起网友关注。

  截至目前,《新京报》共发9篇文章,整个事件报道分为两条主线同时进行,一条是企业生产对当地环境污染问题;另一条是企业职工的身患职业病问题,而媒体关注最多的是当地环境污染问题,环保部门也已发文要求企业限期改正环境违法行为。

  二、舆论关注度走势分析

  6日,《新京报》首发消息,开始引发媒体关注,@新京报、@财经网、@人民日报、@财经国家周刊等微博转发《新京报》的《回不去的家园》的新闻,并附带图片进行情绪化渲染以吸引公众注意。当日,“@桃源网”对此事发表评论,认为“非常感谢大家对桃源环境的关注和关切!桃源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迅速行动做好相关工作,省市相关方面专家和执法人员均已赶到现场进行调查核实。” 当日,微博关注量达到487条,媒体关注量164篇。

  7日,晟通集团通过官网和微博挂出《关于<新京报>对晟通集团不实报道的情况说明》,对媒体公开报道的问题逐条进行了反驳,称该报道有至少12处歪曲不实之处,以此来平息此事件。@SNTO晟通集团当晚17:45还发微博称,“真相只有一个!晟通集团恳请广大网友及各级媒体关注官方微博的情况说明!”当地媒体@桃源网二次发声表示,环保问题揪动着每一个人的心,感谢广大网友的热情关注和监督批评!我们会及时跟踪关注相关信息和工作进展,让我们拭目以待。在监测期内,媒体掀起的多轮评报热潮,例如,《新京报》的《谁把高污染项目引入“世外桃源”》、光明网的《世外桃源沦为污染重镇,谁之过?》等。

  8日,据《长沙晚报》、《潇湘晨报》、《海口晚报》、《北京日报》、《新京报》、《城市快报》等数十家报纸以及株洲新闻网、星辰在线、长株潭网等湖南网站都转载了新华社所发的《桃源县确认创元铝业废渣处理有问题》报道,第二次引发媒体关注热潮,当日评论数量达到监测峰值(260篇)。微博方面,@北京周报、@中国环境报、@北京晚报等媒体微博进行转发和评论。

  10日,《新京报》的《环保部调查湖南桃源:初步发现确有污染问题》的报道被腾讯网、新浪网、人民网、和讯网、中国广播网等媒体转载之后,使传播面进一步扩展,使得“确有污染问题”一说成为新的争议热点。

  12日-13日,《新京报》对“湖南铝企山顶偷埋近千吨含氟废料”的问题继续对此事进行跟踪报道,再次引发网民对先前媒体对事实真相曝光的肯定和赞许。另外,湖南省环保厅要求下面尽快拿出整改方案,媒体态度缓和,针对政府机构的呛声明显减弱,据红麦舆情监测系统13日监测,媒体报道量大幅下滑,这可以理解为媒体的“火气”正在消退。

  三、网民观点倾向性分析

  1、政府部门失职,应该追究当地领导的责任(31.37%)

  @西北人部落:当地政府只管眼前利益,以环境换发展,毁掉大片土地水域和生态环境。

  @rainy-tree:环境监管,执法部门失职!提高个人的环保意识,普及环保知识与习惯需要每个人努力!

  2、全国好多地方污染严重,污染现象确实普遍(16.67%)

  @纯净:很多落后县、市、为了完成招商任务、盲目引进一些发达地区淘态化工项目、这些环保几乎永远就不存在达标的企业在开工后给百姓造成的污染及伤害触目惊心、污染源所到之处、渔虾绝迹、果树变异、附近村民绝症频发、所有监察机构形同虚设、桃源并非个案、几乎可以说各地都存在类似境况。

  @冰冷的黑哥:十年前我老家江西信丰县是山青水秀,不知道那个领导的主意建什么万亩脐橙园,把山上树砍光,然后就用挖掘机在山上挖,现在是一下雨山上的泥巴就往下流,把山下的田地都埋了,很多村的农民都无地可种。

  3、企业应重视环境保护,不应该推卸责任(15.69%)

  @漫步人生:幸福源于发展,幸福亦毁于发展。不重视环境保护,人只能在社会发展进程中消亡。

  @名字不能暴露自己:刚刚建厂的时候我们老师就说会对环境有很大的污染,做这个是杀鸡取卵。

  4、应该严厉惩罚企业(14.71%)

  @虹芑北京律师:只讨论疾病而不讨论如何铲除深入农村没有节制的毒工厂,仿佛那只是污染的农民一样。

  @黄怡-同济:这是慢发性技术灾难,恶果不是一天形成,更不是短期可以根除。地方政府对这种灾难的严重性显然认知不足,现状污染程度可能已触犯国家的严重污染环境罪,需要治罪,不是整改。

  5、媒体报道不真实(8.82%)

  @醉後的溫柔26363:我们的铝厂是国家首批环保认证的企业,成立十年的晟通已是中国五百强,企业是国民经济的脊梁,相信世间自有公道!

  @追求真理与卓越:请用事实说话,以上图片并无说服力,枳壳和橘子不同类,且防护区内和防护区外混淆不清,请运用好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不要误导视听。

  6、其实污染比媒体报道还严重(6.86%)

  @黄先生是天才:无良企业与贪官勾结,大肆污染,残害他人健康无处伸冤。

  @飘也:如果不能改变她,那就逃离家园吧,不要再恋恋不舍,不要怕背井离乡,也不要想叶落归根,这是无奈的选择,那里已经不再是美好的桃源。

  7、其他(5.88%)

  @狐疑道:电解铝的确有一定污染,但是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执行,污染是可以控制的,发达国家也有电解铝,并未造成明显污染,关键是落实!

  @倾朝2019: 有些即使是污染企业也是要建的,但总要先解决了污染问题才可以生产,中国的环境已经糟蹋的看不见蓝天了,人的生命健康最重要。

  四、舆情点评

  自此次舆情事件经过《新京报》刊载之后,引起了无数媒体和网民对此事的批评,使得创元铝业陷入舆论漩涡。分析此次湖南桃源铝厂污染事件的发展脉络,有以下几点需要加以反思,以求改进:

  1、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意识,彻底消除侥幸心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恐慌情绪在民间的酝酿和发酵已非一日,最终量变达到了质变。从影响范围来看,该污染项目已经存在多年,当地民众对此一直心存不满,其原因是企业所生产有毒有害的废水废气废渣,无任何环保设施,废水直接排入工厂旁边的永胜水库。据网友“@love丽敏敏”向笔者反映称,在创元铝业立项的时候,桃源县联宏塑电有限公司(简称联宏塑电)的原材料来自一公里外的创元铝业,创元铝业用来装铝粉的塑胶袋卖给联宏塑电,这个厂拿来用水把塑胶袋清洗后放在高温炉里面生产出胶粒,常年气味刺鼻,清洗残留着铝粉塑胶袋后的废水直接排放在山沟流进旁边的永胜水库,影响整个村的水源,而这个水库是天旱的时候用来灌溉农田的用水。

  从管理制度上来讲,环保局应该把类似污染企业列入特殊行业,金属粗加工和化工企业电镀行业不能进入一般工业园区。尤其是化工染料燃料产品仓库应规定不得设于城市市区,应该远离城市设于人口稀少的郊区。但此种视角忽视的是,这个在事前就可预知带有重大环境污染的工业园。

  作为一次地方隐性舆情事件,环境危机是“临界爆发”的典型诠释。从纸媒到各大门户网站和移动终端的报道来看,起先是群众举报,经过传统媒体报道危机爆发后,企业先开始通过官网矢口否认,到地方政府应付式的说辞,说明了对环保事件的回旋余地还是很大的,看得出来这个地方是自然保护区,这个点要强化,是不是这样的项目在这些地方上的入门门槛要求更高,监管要更严,这些相关的后续配套包括财税的优惠应该从顶层设计上就该有所表现。

  新浪博客网友“@桃花源之彬彬有你”认为,监管不作为、不到位,是众多中国社会矛盾的根源。按库姆斯的理论,对于“错误”、“违法”型危机,企业应以“重塑型”策略为主,努力展示责任感重、行动性强的形象。

  2、政府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应该保护什么监督什么

  此次事件与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关系密切,与政府的反应、应对、态度、决策、举措息息相关。此次政府迅速出击,调查核实情况,积极干预,还原真相,让事态得到控制,有效及时化解矛盾,稳定舆情发展态势。

  不过,当地监管部门没能防患于未然,政府和企业在回应媒体时存在多处矛盾,从当初环保局负责人回应的庄稼减产和村民生病,应该是很多综合因素造成的,不能简单推断是因为上游污染,此话或不能完全被视为“官话”。另外,一位湖南省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负责人回应此次事件称,当地是自然保护区,也是农业大县,生态非常好。由此看出,省环保厅在信息公开方面做得欠缺。

  因此,政府在应对媒体时应当坚持公平的原则——即确保所有的媒体在机会均等条件下同时获得信息。但在实际运作中,这种绝对意义上的公平是不可能实现的,政府部门应当尽量满足所有媒体的采访要求。

  诚然,政府部门应当采取合适的公关技巧来影响媒体的立场,同时还必须提升决策的透明度,经受来自微博、微信、论坛的全景监测,才能赢得民众的信任,从而为事件治理决策的顺利实施提供必要保障。换言之,危机到来时,政府部门不再仅仅充当公众的“父母官”和“保护伞”,还要做“领头羊”和“把关人”。政府还要对企业主要负责人加强安全教育,提高安全意识、法制观念和“第一责任人”的责任意识。

  3、舆论监督和法律力量的链接是治理环境污染最有效的武器

  纵观湖南桃源铝污染事件,其最终被曝光引发社会关注的往往只能依靠异地媒体的“偶然性”关注。对于在污染与伤害已是既成事实,当地民众除了一部分继续冒着环境风险坚守抗衡到底,更多的下一代却只能选择背井离乡,但在媒体看来不过是迫于形势的被动反应而已。一位知情人士向笔者透露称,老人们都不愿意离开,生活了那么多年了,总是有感情的。

  光明网发表评论认为,在本地,遑论正当的环保权利补偿,连居民的正当维权行动甚至都往往刻意被敏感化。特别是随着大城市环保权利意识的提升,这种污染正日益向农村和偏远地方延伸。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环境污染受到人身损害及财产损失的村民可以要求厂方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协商不成的,村民应当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受到污染损害时起,三年之内向法院提起损害赔偿之诉。

  北京市京创律师事务所吴德志律师向笔者反映,对于企业已经被鉴定为职业病的职工,其本人或直系亲属在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1年内,可以直接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统筹地区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并通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工伤待遇。

  另有一部分网友认为,必须严厉双罚无良企业,既要让企业承担接近破产的罚款,也要让负责人承担法律制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第四十六条之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构成污染环境罪。对于直接责任人员将可能面临被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还可能被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最后,创元铝业所带来的污染教训是极为惨痛的,在积极展开事故调查的同时,召开相关会议反思污染原因、防范下一个“创元铝业污染”的出现是非常有必要的。我国新的《环境保护法》将于2015年1月1日起施行,相信执法部门会加大环境污染的处罚力度,提高违法企业的环境污染成本,这也是地方政府要想让水清水秀的地方,经济要发展,还要有好山好水,这也是新的环保法的初衷。

   另值得一提的是,行业协会也要时时关注的该个行业的舆情预警信息。目前,在中国发生这种类似的事件太多,而且基本上是一举报一个准,这就说明了这个行业有先天性的不足,这里不是说这个行业有问题,而是在行业准入时,开工之前的门槛是否太低?企业投产过程中,企业的环保设施是否正常运行,监管单位的监管是否常态,周边环境定时的监测公示等等是否到位。(作者:红麦舆情高级分析师袁星,红麦舆情供环球舆情专稿)           

责编:徐思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